相关文章

专家倡议广东电镀业率先“弃氰”

来源网址:http://www.bxg2018.cn/

  “剧毒氰化物是全社会的安全隐患,广东电镀业‘弃氰’已是大势所趋。”在日前于深圳举行的中国电子电镀专家委员会第十五届年会上,多位电镀业资深专家联袂倡议:广东省宜在“十二五”期间采取有力措施,促使这一中国电镀业大省率先实现‘弃氰’,以安全生产为“幸福广东”保驾护航。

  广东:电镀大省的氰难题

  对于普通人来说,氰化物是一个既熟悉又陌生的名字。这种化学品的剧毒性早已为人所周知:二十分之一克的氰化钾,即可在20秒的时间内夺走一名成年人的生命。作为一种剧毒物品,氰化物在生产、运输、储存、使用和废弃物排放的各个环节都存在对社会安全的潜在威胁。

  当然,由于国家对于剧毒化学品施加严厉的管制措施,氰化物极少进入普通公众的视野。但对于电镀业而言,氰化物却是一直萦绕不去的一道难题。

  在过去的三十年里,广东逐步成为我国外向型工业的重镇,而无论是汽车工业、电子工业、服装业玩具业还是珠宝业,电镀都是不可或缺的一项重要工艺,因此广东的电镀业也得到长足发展。据最新数据显示,广东省电镀企业已达6000家,产值在全国名列前茅。而传统的电镀工艺却对于剧毒的氰化物有着极强的依赖性,这使得广东电镀业也成为“氰难题”的重灾区。

  据电镀行业人士介绍,在我国有关职业性接触毒物的国家标准中,把氰化物的危害程度列入“极度危险”的I级。正规的电镀企业要获取氰化物原料,需要经过公安部门的审批;同时公安部门也会对企业的库存情况作定期检查,以确保这种剧毒原料不致危害公众安全。

  但由于广东省电镀业规模庞大,对于氰化物原料的需求极大,使得个别手续不全的不规范企业不惜铤而走险,通过走私等非法手段来获取氰化物。深圳口岸即多次查获过从香港走私企图入境的氰化物。

  除此之外,意外事故也可能造成氰化物泄漏隐患。据介绍,我国其他省市就曾发生过运载氰化物车辆坠入河流或水库的事故,导致沿岸居民被紧急疏散,并对当地水产养殖等产业造成重大损失。

  作为32年前即曾出任中国电子电镀专家委员会首任主任委员的电镀业学术泰斗,久居深圳、年过八旬的蒋宇侨高工半生致力于电镀业的“无氰化”,他也是广东电镀业“弃氰”的首倡者。

  “广东人口密集,电镀产业也密集。没有‘安全广东’,何来‘幸福广东’?权衡之下,‘弃氰’是广东电镀业的唯一选择。”蒋宇侨认为,广东电镀工业应坚持“成熟一项,替代一项”的原则,逐步实现“弃氰”的最终目标。

  弃氰:半个世纪的拉锯战

  氰化物的安全威胁当然不是到今天才为人所重视。事实上,我国早在上世纪60年代即开始研究电镀工业的无氰替代工艺,这一进度并未晚于各工业发达国家。

  蒋宇侨把我国无氰电镀的历史划分为两个阶段:从60年代到70年代末,在政府机构和行业组织的引导下,我国电镀业在部分领域里初步实现了“无氰化”。然而,从80年代初开始,随着经济的快速发展,电镀工业在规模急剧扩大、技术快速提升的同时,也出现了有氰工艺的“回潮”现象。典型的例子是:早在2002年,国家发改委曾经下发文件,要求电镀工业在一年之内全面实现无氰化,但考虑到电镀工业的实际情况,又于次年发文宣布暂缓实施这一进程。

  无氰电镀技术的复杂性和早期无氰电镀工艺的不成熟,是造成这一现象的原因之一。

  电镀的实质是在一层金属材料的表面覆盖上另一层较薄的金属材料,它涉及的材料领域相当多,常见的就包括镀金、镀铜、镀银、镀锌等,由不同材料和工艺需求的组合,形成了数百种不同的电镀工艺。

  氰化物几乎在所有的电镀领域里都能发挥重要作用,而人们发展出的各种替代性的无氰电镀技术,往往只能在某一个或少数几个领域里取代氰化物,而这种替代工艺的品质有时还达不到有氰工艺的水准。“无氰电镀技术的发展史,就是用几百张邮票去糊一扇窗户的历史。” 蒋宇侨作了一个生动的比喻。

  除了技术问题之外,成本问题则是造成有氰工艺“回潮”的另一个重要原因。一些无氰工艺不仅在无氰原料的采购价格上没有优势,而且在实施工艺替换的过程中还会增加额外的成本支出。在电镀工业市场竞争日趋白热化的今天,成本已经成为套在那些有意使用无氰工艺的企业主们头上的一道“紧箍咒”。

  “技术和成本,是挂在电镀业‘无氰化’大门上的两把锁。” 蒋宇侨表示,这正是电镀业“弃氰”拉锯战持续半个世纪之久的关键原因。

  “十二五”可能成为广东“弃氰”突破口

  “然而,电镀工业全面“弃氰”的前景在今天变得更加光明。”在学术年会上,由电子电镀专家委员会副主任委员,福州大学教授孙建军领导的学术团队对于无氰电镀的发展趋势作出了乐观的判断。

  该学术团队在过去的一年里详细考察了我国无氰电镀工艺的技术进展,他们由此认为,随着一系列新工艺在技术和商用成本上实现了“双突破”,电镀行业有望在未来的5~10年内完全破解“氰难题”。

  无氰镀锌曾经是无氰电镀产业化“零的突破”。经过三十多年不间断的探索和发展,目前我国电镀工业已经基本全面采用了碱性无氰镀锌工艺,氰化物首先被“请出”了这一产业领域,这也被称为我国电镀工业的“第一次革命”。

  而就在现在,镀金这一被称为电镀工业“王冠”的领域,则正在迎来无氰电镀的“第二次革命”浪潮。

  孙建军的学术团队介绍了一种属于我国自主知识产权的用“丙尔金”替代“氰金”的工艺,这项工艺不仅消除了有氰工艺的毒害性,而且其所产生的镀层,其性能也显著优于传统的有氰镀金工艺。在我国的神舟载人飞船和嫦娥探月卫星所使用的电路系统里,即运用了这一新工艺,经受住了太空恶劣条件的考验。

  尤为可贵的是,这样的新工艺同样能经得起商业市场环境的考验。“丙尔金”产品的应用研究厂商之一,全国最大的电连接器生产企业四川华丰企业集团有限公司高级工程师张勇强表示:“用丙尔金替代‘氰金’,不需改变原有工序,可以直接替代有氰原料,而且生产成本可以下降12%~25%。”

  三门峡恒生科技公司拥有丙尔金的自主知识产权,该公司总经理张磊先生接受采访时则表示,这一工艺在近年来已经被我国电镀工业所广泛运用,尤其是在四川和长江三角洲地区,已经有数百家从事镀金业务的电镀企业改用丙尔金,而目前广东的电镀工业也正在快速加入到这一波替代浪潮中来:“使用这种清洁无毒的原料,企业此前因受到严格管制而面临的原料供应瓶颈得到了有效缓解。丙尔金全面替代氰金已经是大势所趋。”

  “镀锌是使用最广泛的电镀工艺,而镀金则是在性能上不可取代、附加价值最高而且实现无氰难度较大的电镀工艺。这两个领域的成就,对于全面实现无氰电镀具有里程碑式的重大意义。” 蒋宇侨认为,这接踵而来的两次技术革命,赋予了无氰电镀崭新的前景。

  “无氰镀锌的工艺发展成熟前后用了近三十年时间,而无氰镀金则在短短的五年里获得了产业和市场的双重认可,这意味着无氰电镀受到了更多的重视,发展的速度正在逐步加快。具体到广东省的电镀工业,我认为在‘十二五’期间实现全面‘弃氰’,是完全可能的。”

  当然,要尽早实现电镀工业全面“弃氰”的目标,除了利用新工艺的成本优势调动企业积极性之外,有关政府部门的产业引导和生产企业的社会责任感也是不可或缺的。

  蒋宇侨希望,政府部门不仅应倡导用成熟的无氰工艺替代有氰工艺,也应出台具体的措施,引导企业以附加值更高、更清洁的产能来替代低附加值、高污染的产能。这样,将电镀企业的盈利能力和社会责任感双双调动起来,才能尽快实现全省电镀业“弃氰”的目标。

  “广东是全国最早意识到“产业升级”必要性的省份之一,在广东省的十二五规划中,也着重列入了对落后产能的替代目标。”蒋宇侨断言,在席卷全国的产业升级的大潮之中,“广东电镀工业越早实现‘弃氰’,未来所处的产业地位就越有利。”